首页 > 理念文化 > 正文

听故事|《齐国那些事儿》上线!快来听吧!
2020-09-07 13:47:25   来源:     点击:

纵观历史,注目今朝。听书长知识,启智惠人生。淄博职业学院推出音频故事集《齐国那些事儿》,让你了解公元前三千多年前齐地发生的历史故事。

     

你好,我是高翔,我是王茜。从今天起,由我们来为大家播讲系列历史故事《齐国那些事儿》。渴望了解齐国历史的朋友们,可以关注微信公众号“淄博职业学院微校园”或“淄职稷下研究院”,找到“听故事”栏目,即可免费畅听音频,并同步了解文章内容。

齐国虽然已经成为历史,但是齐文化却没有成为过去。它作为中华优秀传统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积淀了中华民族深沉的精神追求,已经转化为当代中国深厚的文化软实力,在改革开放的今天,正日益焕发出勃勃的生机,迸发出前所未有的活力。本着探求就里的求实作风,我们从浩瀚的史学著作和大量的文献资料里探寻齐国历史的来龙去脉,从商朝因何走向败落、周王室怎样分封天下诸侯讲起,让那些久远的事件伴随一个个鲜活的人物登场,用文字和声音细细讲述那八百多年间发生的历史故事。

读史可以明智,鉴以往知未来。来吧!朋友!快来听齐国那些事儿!跟我们一起去了解那段让每个齐地子孙都引以为豪的历史吧……

 

01 王权世袭第一人

纵观历史,注目今朝。听书长知识,启智惠人生。

大家好,我是王茜。《齐国那些事儿》正式开讲。请听第1集。

中华文明史,上下五千年。在这片历史的长空中,齐国卷起了大约八百年风云。它经历了由奴隶制社会向封建制社会的转变,既不是凭空出现,也未在刹那间消失。要想弄清楚齐国那些事儿,咱们就得朝前跨越到夏商周时代,先跟几个关键性人物对对话,从起承转合间找出他们之间的藕断丝连。

上古时代,原始社会末期,冰川开始融化,大地经常爆发洪水,导致黄河泛滥,不仅淹没了农田、房屋、丘陵、山川,也屠杀了数不尽的生灵。鲧和禹父子二人分别受命于尧、舜二帝,去治理洪水。

鲧筑起堤坝,本想堵住急流,却把小溪也变成了大水。因绩效考核不合格,受到舜的严肃处理。一说被免职,一说被流放,一说被杀死。总之,仕途是高开低走,奉献多年,也没能落个好结果。

禹接替鲧,在伯益、后稷的监督下,继续治水大任。他会有怎样一种心情,我们无从得知。后世史书对他这段经历的描述,大致相似。禹没有像父亲那样只知道蛮干,明明已经出现了方向性错误,却还坚持用错的方法做错的事情,那不就是漏勺盛油——白忙活了吗?禹不仅爱动脑筋,也敢于创新。既然堵不住,那何不反其道而行之?

因为受到地理位置、生态环境、地貌温差等自然条件的影响,各地发生的水患在春夏秋冬四季的表现也不尽相同。当位于低处的平原被大水淹没时,禹就先从丈量高山开始。他用木桩作标志,测定山川状貌,把舜已经划分好的天下十二州重新划分成了九个。在治水时,禹既能把这九个州当成一个整体来抓,又能抓住每个州的主要矛盾针对性突破。他先治理九座大山,开挖水道,让水能够顺势而下,一泻千里;然后疏通九条水脉,让长江以北的九个大湖之水不再壅塞,顺利汇入大海;最后治理九州土地,通过平整填埋,把荒原都变成了沃土。

 

他让伯益给民众分发稻种,种植在低洼潮湿的土地上;让后稷调剂余粮给受灾地区,使百姓都能有粮食吃;他在行进途中不断考察各地物产,根据实际情况规定贡赋缴纳标准,同时摸清了各诸侯国朝贡时的路况。

禹充分发挥了不怕困难、顽强拼搏、坚忍不拔、敢于胜利的抗洪精神,不论走到哪里,他都尽力孝敬鬼神,勤俭节约,克己奉公,跟百姓吃在一起、住在一起、干在一起,因此深得百姓支持与拥戴,人们都亲切地称呼他为“大禹”。13年之后,禹终于治水成功。后来,他接替舜,成为夏朝第一任行政长官,也是名至实归。

禹登基,称夏后。这个后可不是皇后的后,因为夏朝时,还没有皇帝这个说法,国君在位时被称为后,死后就被称为帝。史书上说,皇帝、朕、皇后、皇贵妃……等称谓,属于始皇帝的原创,前朝人不得擅用。为了能给沉重的历史加点欢乐的佐料,也为了方便读者理解,咱们就提前借用一下,让这些称呼都早点穿越到各位主人公身上吧!

禹在位期间,用各部落送来的青铜铸起了“九鼎”,象征天下统一。他还亲率大军,征服那些有异心的部落,不断壮大中央王族的势力。其他十一支姒姓部族,则与夏后氏以血缘上的宗法关系、政治上的分封关系、经济上的贡赋关系,构成了夏朝的核心领土范围。

禹渐渐老去,他本应追随尧舜,让位给群众呼声最高的皋陶,但这位德高望重的东夷首领早早病故了。迫于道义,禹又提出让位给协助自己治水的功臣伯益,相传伯益就是奇书《山海经》的作者,也算得上是位响当当的人物。然而,禹在心底却深藏了一个不能示与外人的秘密——让自己的儿子姒启继位。

大禹何时有了这个念头,很难考证。但是,如果大禹没能树立崇高的革命信仰,也没能养成伟大的家国情怀,而是仅从自身和族人的利益得失出发,为了治水,父亲和他也是舍小家、顾大家,拼死奋斗、苦心经营数十年才积累下了这份功业,他可能就是极其不愿把天下拱手让人吧!

由此可见,人类文明发展的进程其实就是通过对物质占有的追求,去换取身体感官的满足,又促使欲望不断膨胀,才产生了更高层面的精神追求。这既是人类的天性使然,也是人类的智慧推动,社会就是在这样的变化中才逐渐走向了繁荣进步。

和中国所有的传统家长一样,禹也同样望子成龙。他下定决心要“横眉冷对千夫指,俯首甘为儿子牛”,直接传位给姒启,以进一步扩大家族产业,这大概就是中国式父爱最深沉的表达了。深谋远虑的禹,在三思之后谋定而动了。他一面继续强化王权统治,增强夏后氏族的实力;一面努力发展经济,扩充军备,壮大队伍,做好随时迎接战斗的准备;一面利用“号令天下”的权威,抓紧对儿子进行培养扶持,提高他在部落联盟中的威望。

对禹的暗示,姒启自然心领神会,他也在为将来夺取王位不停地活动着。老爸一死,他就在本族人的支持下,用武装暴动推翻了部落联盟决议,取代伯益,把夏朝第二任执政官的位子抢到了手。

难道这就是枪杆子里面出政权?说好的规则呢?你小子想改就改了?!反了你不成?索性,大家都起来反了吧!

一部分势力雄厚、觊觎王位许久的部族,就与姒启率领的大军在甘这个地方展开了大战。战争持续了很多年,双方耗损都很严重。姒启是有备而战,最终赢得了胜利。姒姓有扈氏几近灭族,剩余的部族也在姒启的恐吓与威慑下,四散奔逃到中原四周,与各方边民聚居在了一起。后世史书中有“或在中国,或在夷狄”之说,其中的夷狄就泛指华夏族以外的各族,即“华夷之分,不在血统,而在文化,入夷则夷,入夏则夏”,按地域分别被称为东夷、西戎、南蛮、北狄。在中国古代史上,“夷狄交侵”一直都是影响国家安全和社会稳定的痼疾。

姒启子承父位,不仅把三皇五帝时一直执行的“公天下”禅让制画上了句号,同时也开启了中国近四千年“家天下”世袭制的先河。

那么,禅让制和世袭制,究竟哪个更好些?此题似乎无解。按照历史规律来看,制度没有最好,而要看它能否适应时代的需要。虽然从表面上来看,在原始氏族社会里,部落和部落联盟的首领是经过集体协商和民主选举产生的,但要说传位者没有掺进一点私心,从未有过暗箱操作,那恐怕得去问问五帝,才能知道真相到底如何。

从政治和经济角度来看,世袭制的好处简直不要再多。皇帝要想保持自家血统的纯正性和家族财产的连续性,就必须把自己亲生的娃儿扶上王位。要不,任恁多肥水随意流到别人家的地里,那还了得?所以,对统治阶级后世政权来说,世袭制不仅有利于国家统一,因为它在华夏疆域的奠定和中华民族形成的过程中,都发挥了非常重要的作用;它还有利于社会经济的发展,让奴隶主阶级及封建地主阶级能高高凌驾于广大劳动人民之上,真正实现了专制统治。

然而,凡事都有两面性,有利必然有弊。要不,这个世界上的能量怎么能守恒,阴阳怎么会调和,万物又怎么可以和谐共处呢?

为稳定世袭继承制度,避免权力倾轧相互争夺,姒启继位后的第一天,就在朝堂上宣布:“朕死后,继承我王位的第一人选,必须是皇后亲生的长子。这个儿子,不论他是刚出生还是已成人,是聪明还是愚笨,是天才还是傻瓜,是浪子还是情痴,是有德还是昏庸,他都注定要继承王位。如果皇长子不幸早亡或者皇后暂时没能生出儿子,那么就等皇后生出儿子来再说。如果皇后一直不能生育儿子,那么就先立皇贵妃生的大儿子。如果皇贵妃和皇后出现同样的问题,那么就依次类推。后妃们贤能与否,与诸皇子的教育责任无关,专业的问题还是要交给专业的人来办。如果真有不幸,这么多后妃都没能给朕生出个儿子来,那么,你们就按照亲疏顺序,替朕选立一位继承人吧。众位爱卿,朕说的话,你们可都听清楚了?”

文武百官跪地叩首,齐声应道:“皇上圣喻,臣等已谨记于心,定当尽心竭力辅佐新王,鞠躬尽瘁,死而后已。”

“那好,朕命你们立即发布夏朝启字第1号天子令,昭告天下百姓悉知!”姒启接着又追了一句。

得,这些大臣怎么都这么听话,难道竟会不知这么做完全有可能误国吗?!为什么就没有一个人敢站出来,提反对意见呢?

哎吆喂!您可别开玩笑了!谁傻呀?!那可是分分钟砍脑壳的事呐!脑袋掉了,绝不会只在肩膀上留一个大坑。命都没了,光剩一截身子,还能干啥?

那些大臣,个个饱读诗书、阅历丰富、见识老道,哪里可能不懂、不知,只是因为不敢,所以才不问、不说罢了。

这下你该明白了吧?为啥后宫里那么多正青春的女人,成天除了涂脂抹粉、勤于修炼魅惑皇帝的本领,就是明争暗斗、欲取那个要被皇帝宠上天的妃子而代之。还能为啥?想赶紧生出个儿子来呗!子能凭母贵,母亦能凭子贵不是?只要皇后的肚子不争气,谁先把儿子生出来,这幸运儿就极有可能被立为太子。皇帝要一高兴,没准儿自己还能再生几个儿子,地位可就更加稳固了。即使儿子当不成太子,自己也能有机会晋升为贵妃、皇贵妃,甚至皇后。要是皇帝早早儿的没了,自己还有可能再过一把皇太后的瘾。能当上皇帝的娘,那不比当皇帝还要过瘾?怪不得重男轻女的毛病到现在都这么难治,原来,这种思想的苗头是从夏朝就开始冒泡泡了。某些根深蒂固的东西,真真儿地不好改啊!

有人又问了,为啥竟会有儿子杀老子,弟兄害兄弟呢?其实,这问题就出在皇帝身上,谁让皇帝只有一个,皇后只有一个,嫡长子也只有一个呢!而且,皇帝又不批准把太子和皇后的位子让大家轮流坐庄。实际上,大家眼里盯着的,心里念着的,最想得到的,还是皇帝的位子。因为只有当我成了你,一切不可能才会成为可能。否则,谁会整出这么许多幺蛾子来?

得不到的永远在骚动,被偏爱的都有恃无恐。这就是王权世袭统治下,王位之争的根源。既然不给,那办法就只剩一个了。抢!夺!杀!不管动用什么卑鄙无耻的手段,花落谁手,谁就是最大的赢家。

可怜姒启,只想到了其一,却忽略了其二。他仅仅专注于王权不能旁落,接班人必须得是亲生,却忘记了百年老店靠质量、千年品牌靠文化,出厂时的产品固然没有造假,看上去也像是完美无缺,但少了灵魂的作品,生命力又哪可能长久?只有优中选优,挑出那个真正政治素质过硬、能力过人、实力出众的一号种子才是江山稳固的有力保证,如果基础没有打牢,那就可能导致地也动来、山也摇,他的后世子孙夏桀不就是因此才被成汤灭掉,最终亡了夏朝吗?

唉,即使精明如姒启,也会聪明一世,糊涂一时啊!


主播| 淄博职业学院护理学院 王茜

   淄博人民广播电台 高翔   

剪辑| 王茜                     

作者| 稷下研究院 姜虹          

责任编辑:牟秀颖               

上一篇:第一条
下一篇:在2020年毕业典礼上的致辞(党委副书记、院长杨百梅)

分享到: